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伟哥 > 比读规更的是必须读规

比读规更的是必须读规


/ 2015-03-28

  关于《规》好欠好,有多好,能不克不及代表“保守文化”(这本身就跟“封建社会”一样,是一个被建构出来的名词,这一点不人人都懂),这是第二个问题的范围。我并不想过多陷在这里面,留给徐晋如和于丹们吧。可是这个问题跟第一个问题有联系,由于《规》内容的各种短处,不克不及代表保守社会的文化精髓,更不克不及带现代社汇合理的价值观,它才更不应当成为“强制奉行”的对象。选择《规》作为对象,跟选择中小学讲义里的任何一本、任何一篇,性质是一样的。只不外《规》被宣传成保守文化国粹典范啥的,对良多家长的力更强,所以选择它作为会商对象,比力有觉世结果。

  (二)分歧的群体在抢夺保守文化的阐释权。

  我从来没说过《规》每一句话都不合错误,我也没说过它比现行小学道德教科书或行为守则更蹩脚(良多人如许对比,以至扯到语文讲义,属于无意义扩鬼话题,该用奥卡姆剃刀狠劈一下)。若是说“一”,我要的是教育部分,利用家长不承认的教材孩子进修的现象,而不是《规》本身——有人说,我承认强推《规》啊!你们城市要建PX项目,是不是也有人上街散步有人猫家里打麻将?你承认你在口挂个顺民旗就得了,有需要敲锣打鼓地给送锦旗吗?

  有人。

  这是个设想。汪先生必定是晓得《规》的,他该当闻所未闻的是“小学都得学这个”,别说,就是在前清,也没这本戏唱啊。稍微一点的人家,很少人学这个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关于《规》的话题,我该说的都曾经说了。归正我儿子的幼儿园曾经确定不学这玩意儿,他离上小学还有一段时间。今天《新京报书评周刊》采访龚鹏程、陈鼓应、袁伟时诸学者,对《规》的评价也都差不多。

  有一句话,我在腾讯“大师聊”时说了,接管《新京报书评周刊》采访时也说了,不晓得是由于被拾掇者忽略,仍是犯讳,都没出此刻最终的稿子里。我说:

  你如果递给汪先生一本《规》,跟他说小学都得学这个,他必然会说“什么玩意儿”,没准还补一句:“拿这书当教材的人,不克不及搞教育,但能够当教育部长。”

  (一)教育部分与家长之间抢夺教育权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盲目并没有一《规》。别跳!我是说了“《常回家看看》和《规》都是雾霾”——有人感觉“雾霾”的品级和“”差不多,我对这种脱敏症也是无语,只能感伤“语死早”。但“雾霾”这话是有语境的。

  (二十四孝中的“戏彩娱亲”)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这个比方来自一篇博文《防治雾霾,你的孩子能够不读〈规〉》,大师留意,虽然“雾霾”听上去很狠厉,但后面接的是“能够不读”,其实是在谋求“不读”的。良多人评论说“谁爱读谁读,不爱读就不读,瞎逼逼啥”,这个和“豆腐脑吃咸吃甜”的闲蛋之争可纷歧样。富贵没有逼人可是《规》逼人而来,多量幼儿园、学校以至的强制奉行、行为,曾经到了父母的教育权。当我说《规》像非健康食物辣条时,某密斯说“我不给孩子吃辣条,可是若是有小伴侣给我孩子一根,我也不会断然”,这个例如不合错误,由于此刻会商的,是学校与要每个小孩每天吃一包辣条这个现实。

  此次的辩论涉及两个层面的抢夺。

  这一点我不断很清晰,所以我在文章里如许写的:

  不外我发觉可能是因为,呃,我行文过于宛转,良多读者总能问出让我啼笑皆非的问题。当然“孝有什么问题”这种问题,属于不成究诘,没法辩论,要不我给您买碗面吃?但有人会挑挑选选,举出一句《规》里的话,问我:这句有什么问题?然后教育我:不要一。

  龚鹏程先生说得对,《规》在这方面还不如《三字经》,《三字经》还会强调“养不教,父之过。教不严,师之惰”,虽然它说的“教”和现代社会的“教”大不不异,但至多不是我说的“单向的要求”若何若何。《规》那种“我说什么就是什么”的立场,是它最招人反感的处所。大要还真是外族的清代才会呈现这么纯粹的单向教材。至于里面的一言一句是不是能够借用于现代,其实是小焉者,那些个合理部门,间接去读《论语》解《论语》欠好吗?

  对我来说,最主要的是对教育权的,别家孩子我管不着,我本人的孩子,我得让他尽量少呼吸雾霾。这个“雾霾”不是指《规》本身,而“强制奉行《规》”这种做法。这就比如PM2.5,若是它在容器里,被排污系统净化掉,它本身没那么大风险。《规》就像是含有PM2.5的废气,若是处置得好,净化完全,大概还有残剩的热能能够操纵——但这也得计较成本,若是成本太高,又有更洁净的能源能够替代,不操纵也没啥,资本可不属于不成再生能源。若是把没有净化过的废气排放出来,弄获得处都是,那就是雾霾嘛。所以“强制奉行《规》”是雾霾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